外媒訪匿名 Blizzard 員工談《暗黑破壞神 4》的發展 透露《魔獸爭霸》手機新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9

  隨著《》發表後,關於《》系列與 Blizzard 內部話題不斷。11 位現任和前任 Blizzard 員工向 Kotaku 分享了這幾年來公司變化,包含 Blizzard 與 Activision 的關係、《》系列的計畫,例如已取消開發的第二部資料片、開發中的《暗黑破壞神 4》等,同時透露了《》系列新作。

  Kotaku 報導從《》上市前開始談起,在《奪魂之鐮》推出之前(約 2013 年底或 2014 年初),員工收到內部消息宣布取消《》第二部資料片的開發,信上寫著:「你們完成了《奪魂之鐮》,也做的很棒。但我們認為,對該 IP 最好的是投入開發《 4》。」其實,第二部資料片原本是開發團隊「Team 3」的下一個工作項目,但當時團隊大多專注在《奪魂之鐮》上,還沒大量投入第二張資料片上。

  一位匿名員工提到:「高層認為《》搞砸了,即使後續的更新讓許多問題陸續解決。不能理解為什麼不想繼續支持下去,但上層已對《》失去信心,在他們看來,遊戲已無法挽回。」

  此外,匿名員工透露更多信件中內容,信件寫著:「我們認為這是一種力量,從過去的經驗來看,我們在過去 30 年中我們推出了大約 50% 的項目,那些代表我們認為的 Blizzard 品質。取消開發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,但它會是正確的決定;取消《泰坦》讓我們有了《》,取消《》我們有了《》(參考新聞)。」

  「當玩家正在慶祝《奪魂之鐮》找回《》時,Team 3 正在分裂。一些開發者離開、一些人去了《》或《》等其他開發項目,而有一些人仍在《》製作後續的更新檔。對於開發者來說,這是令人困惑的舉動。」

  除此之外,文中提到內部後續開始討論了《》系列新企畫;代號稱作「Hades」的企劃不是以往的上帝視角,而是一款第三人稱視角的動作遊戲。根描述,這與之前的遊戲有些不同,有一部分的人認為這可能不能被稱之為《 4》,而在 2014 年至 2016 年間,它是開發團隊的主要項目,和《》更新檔同時進行,但最後就像第二部資料片一樣被取消了。

  那接下來《》開發團隊要做什麼?其中一部分的人開始製作「死靈法師」,而另外一些人則開始準備新的計畫,代號稱作「Fenris」。據了解,「Fenris」是目前《 4》的化身,從 2016 年以來開發團隊都一直在研究這個遊戲,一些看過它的人都保持樂觀的態度,甚至對這遊戲有強烈的願景。根據文中指出,《Fenris》的美術風格等將會更接近《》。目前《Fenris》仍在早期開發中,距離發表或上市還有很長一段時間,且隨時都有可能變化。不過,另一方面可以確定的是,《 4》正積極的開發中。

  那為什麼官方不公開這個消息以撫慰玩家?在公開、證實《泰坦》後經過漫長的開發時間,Blizzard 取消了該項計畫(參考新聞),雖然後續在《》獲得成功,然而《泰坦》造成了時間和金錢上的損失,許多人也因此感到沮喪。有了這樣的經驗後,雖然《Fenris》已經在開發了,而《 4》更是經歷過一次的打掉重練,試想接下來將定會進入一段漫長的開發期。

  前員工表示:「《》開發團隊常常太執著於是否太早曝光消息而陷入困境。在有預告片和試玩版之前,他們不想要展示遊戲。」對此 Blizzard 就曾提過:「在我們準備好之前,我們盡量不分享有關未宣布的詳細資訊,我們傾向制訂一個明確的發表計畫,並希望我們宣布的同時可以展示遊戲內容。」

  《》首席遊戲設計師 Wyatt Cheng 原本是《》資深技術遊戲設計師,根據了解他的員工指出,他已經在《》工作了十年並想要休息一陣子,但在《》確定之後,他擔任了首席遊戲設計師。

  對於這款遊戲,現任的開發成員指出:「基本上會有《》是因為我們聽到中國想要它,這真的是針對中國的。」而 Kotaku 文中提到:「根據三個消息來源表示,《》原本計畫先在中國推出幾個月或是一年的時間來作為測試。因為中國市場的品質標準非常的低,特別是幀數等,你可以在這裡發表一個已經完成但是會被視為是 Alpha 階段的東西。不過後來,Blizzard 決定花更多的時間來完善遊戲,為全球公開做好準備。」

  《》不是 Blizzard 孵化團隊(由創辦人之一 Allen Adham 領導,參考新聞)唯一的手機遊戲,現任員工指出:「很多人對於手機遊戲感到興奮。公司內部和公司外部對於《》的反應截然不同。很多人比較希望的是小的企劃,對手機遊戲領域來說,小型企劃比較適合。」

  舉例來說,公司內部很多人都在玩《》,Blizzard 公司內具代表性的獸人雕像是一個道館點,每天都會有人爭奪它的主權。在這樣的自然發展下,Blizzard 孵化團隊想要研發一款《》系列版的《》,並加入更多功能與單人遊戲機制。「也許對 Allen 這是雙贏的結果,」Kotaku 表示:「透過手機遊戲可以吸引中國和印度新興市場來取悅投資者,而 Blizzard 也可以滿足那些資深開發者做他們想要開發的小型計畫。」同時,Kotaku 認為:「這些手機遊戲不會吸引到那些主要在 PC 上遊玩的忠實粉絲,但它們對開發者來說非常具有吸引力。」

  過去一年,Activision 對 Blizzard 影響很多,曾經自治的公司情況將有改變。部分受訪者對於 Activision 對 Blizzard 造成影響有了質疑。Kotaku 文中提到:「成為 Activision Blizzard 後 10 年中,Blizzard 一直為自己始終是一個獨立個體感到自豪。Blizzard 一直以來都盡可能地給予開發團隊有夠多的時間研發遊戲,而這也是該公司聞名的原因之一。然而,近年來都是不斷圍繞在『減少成本』上。對於粉絲或是曾經在 Blizzard 工作的人來講,都會擔心公司文化可能會產生變化。」

  報導提到,在 2018 年春季的戰鬥會議中,首席財務官 Amrita Ahuja 告訴 Blizzard 公司明年的目標是省錢。Ahuja 從 Activision 總部跳過來,才剛上任 Blizzard 財務官職務。

  在過去,Blizzard 和 Activision 是完全分開的,就像是兩間不同的公司,然而近年情況改變了,你可以在 Blizzard 平台上看到《》或是《》,更在 BlizzCon 2018 開幕前宣布關於《》限時免費的消息,這令不少 Blizzard 員工感覺兩間公司合作越來越密切了。

  Kotaku 提到,Activision 在 2018 年很疲軟,發行商對於《》的表現不滿意且第三季的業績令人投資者失望後,該公司在 11 月也受到衝擊;另一個令人擔憂的是 Blizzard 的每月活躍人數(MAU)停滯不前。「由於整年度的狀況下降,加上 Blizzard 缺乏新遊戲,因此很容易可以理解為什麼 Activision 高層想要干預」,Kotaku 說明。

  根據報導中提到,Activision 似乎正在尋找提升 Blizzard 內容釋出速度並定期更新的方法。已離職的員工表示:「因為《》設定了一年的營收,所以 Activision 的壓力很大,他們想要向股東展示一些東西。」

  到了 10 月,Blizzard 執行長暨共同創辦人 Mike Morhaime 宣布卸任,由 Blizzard《》執行製作人兼資深副總裁 J. Allen Brack 擔任新總裁,而首席研發長 Ray Gresko、Blizzard 創辦人 Allen Adham 也將共同負責 Blizzard 執行領導團隊(參考新聞);對 Blizzard 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動。

  前 Blizzard 員工表示,Mike 受到公司人的喜愛,並形容他是「反抗首席執行長(anti-CEO)」。該名員工繼續說明:「他不關心盈利,他只希望員工快樂,他只想要做好遊戲,讓社群感到開心。」

猜你喜欢